您当前的位置:减肥观察网资讯正文

梵高病中专一自画像确系真迹瘦弱无比与镜子中的自己宽和

2020-01-22 21:01:19 来源:澎湃新闻作者:责任编辑NO。魏云龙0298

经过数十年的猜想,近来,一幅忧郁的肖像画被证实为梵高的自画像真迹,这也是他在发病时画下的仅有一幅已知的著作。阿姆斯特丹梵高博物馆的资深研究员、阿姆斯特丹大学艺术史教授范提柏格(Louis van Tilborgh)表明,这幅画并非梵高最出色的著作,但具有它自己的重要性,乃至关于梵高产生了疗愈性,“他创造这幅自画像,或许是为了让自我与镜子中的那个人宽和:那个他不想成为、却无可防止地成为了的人。”

《自画像》(1889)从1910年起便保藏于挪威奥斯陆国家博物馆,可是自1970年开端,画作的真实性开端遭到揭露质疑。本周一,阿姆斯特丹梵高博物馆宣告这幅著作确实是出自梵高之手。

在这幅作于1889年8月的肖像画中,艺术家的脸上了无气愤,瘦弱无比,整个画面被沉郁而失望的绿褐色色彩所笼罩。

《自画像》(1889)

“这幅自画像描绘了一个遭受精力疾病困扰的人,”阿姆斯特丹梵高博物馆方面表明,“你能认出他害怕的斜睨,而这种表情常常见于抑郁症与精力紊乱的患者。”

1889年5月,梵高自愿进入法国圣雷米(Saint-Rémy)的一家小调理院,7月,他遭受了一次严峻的精力病发生,病状继续了一个半月。

这幅绘画能够与梵高在同年九月写给弟弟提奥的一封信联系起来,他在信中提及一幅自画像的创造“萌发于我患病之时”。

阿姆斯特丹梵高博物馆的资深研究员、阿姆斯特丹大学艺术史教授范提柏格(Louis van Tilborgh)表明,梵高关于供认自己和调理院中其他居住者处于类似的状况感到恐惧。

“他创造这幅自画像,或许是为了让自我与镜子中的那个人宽和:那个他不想成为、却无可防止地成为了的人,”他说道。

“这是让这幅著作如此重要、乃至对艺术家自己具有治好性的原因之一。这是梵高在遭受精力疾病时所创造的仅有一幅已知的画作。”

挪威奥斯陆国家博物馆在1910年购入这幅著作,其时,它成为了榜首幅进入公共保藏的梵高自画像。可是因为出处的不完好以及关于其风格与用色的存疑,一些专家一直置疑它的真实性。

2014年,博物馆约请梵高博物馆关于著作的风格、技巧、资料与出处进行一次全面的查看,而周一所发布的正是此次查看的成果。

挪威奥斯陆国家博物馆的一名策展人梅·布里特·吉伦(Mai Britt Guleng)表明,这件著作被证实为真迹,这一成果让人从头感到安心。“当咱们在2014年拿出这幅著作的时分,人们提示咱们,‘或许成果不如你们所愿’,还说本相或许永久都无从得知。现在,这样的新闻让咱们感到欣喜。”

此前,著作的真实性遭到质疑,一大原因首要在于梵高在这幅绘画中运用调色刀来磨平一些部分,这被以为是不同寻常的,“现实并非如此,”范提柏格解释道,“梵高常常运用调色刀,在另一幅著作中他也用调色刀来抑制绘画外表的生机,古怪的当地在于,他将其运用到了面部的描写中。”

《自画像》(1889)细节

范提柏格以为,梵高这么做是有意抹去肖像的生命力,而那恰恰反映了他的精力状况。“这并非梵高创造的最佳著作,可是我十分喜爱它,”范提柏格说道,“他后来曾说,自己的绘画有时是苦楚的呼吁。这幅画确实如此。它反映了他的精力问题,以及他怎么企图与之对立。”

梵高在作画时应该是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因而,画中显露的那只耳朵是他的右耳,而不是他在1888年12月用刀片割过的那一只。不过,梵高想必意识到人们会以为他画的是那只闻名的左耳,他本能够将耳朵藏在发后来防止这样的一个问题,可是他故意地显露了耳朵的上半部分。范提柏格估测,梵高一开端画的应该是完好的右耳,可是他用调色刀刮去了一些颜料,加强了关于精力苦楚的描写。

至于要害的出处问题,奥斯陆国家博物馆的前策展人玛丽特·朗伊(Marit Lange)从前提出的观念现在已被承受:自画像开始属于吉诺配偶(Joseph and Marie Ginoux),他们在阿尔勒运营着一间咖啡馆,1888年时梵高曾在那里借宿。1896年,他们经过当地的中间人将画作卖给了巴黎的先锋派艺术经销商安伯斯·佛拉(Ambroise Vollard)。一般,梵高都将画作寄给弟弟提奥,但这幅却是个破例。依据假定,梵高不期望将这么忧郁的自己展现给提奥,而是将著作作为礼物送给了阿尔勒的密友吉诺夫人,其时后者正困于重疾,范提柏格解释道,“梵高以为她也十分不幸,经过赠送这幅自画像,他想要告知安慰,‘我的境况比你更糟’,这是一幅令人心碎的自画像。”

1889年8月22日,梵高写道,他仍然感到“不安”,可是感觉自己还能从头拿起画笔。在这幅刚刚被判定为真迹的自画像诞生后的三个星期里,他又画下了别的两幅更为闻名、更有气愤的自画像,它们别离坐落华盛顿国家艺廊与巴黎奥赛博物馆。

《自画像》(1889),藏于华盛顿国家艺廊

《自画像》(1889),藏于巴黎奥赛博物馆

结合起来看的话,这两幅肖像展现了一个逐步康复血色的人,尽管这样的好转并未继续好久。不到一年,他便自杀逝世,年仅37岁。

现在,《自画像》(1889)在阿姆斯特丹梵高博物馆展出,而且将于2月21日起露脸暂时展览“画中”(In the Picture),这一展览将聚集梵高、蒙克等艺术家的自画像。2021年春,这幅著作将回到奥斯陆,陈设在博物馆新馆中的永久保藏中。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